费德勒肌肉萎缩只能慢慢来 还能当网坛大男主吗?

费德勒肌肉萎缩只能慢慢来 还能当网坛大男主吗?
今天的结果无论是输是赢,能够站在这里我已经很高兴了。  ——费德勒  在因伤淡出405天后,费德勒终于回到了赛场上。多哈公开赛,这项只是ATP250级的小比赛,见证了他回归后击出的第一拍和晋级的第一轮。接下来的悬念很明确,费德勒回来了,费德勒真的“回来”了吗?  悬念核心——他还能当大男主吗  去除掉迂回和铺垫,在费德勒重新开始参赛的这件事上,悬念核心不是“他还能打球吗”,而是——他还拥有像过去那般的赛场威慑力吗?  哪怕费德勒再休养一年,哪怕他的世界排名再“自由落体”,也还是会有大把高规格赛事愿意向他奉上外卡。但是,那样的费德勒还是费天王吗?在网球名教头保罗·安纳科内看来,在桑普拉斯曾经走过的道路上,费德勒遇到了一个分岔路口。“从历史角度来看,运动员的年龄越大,离开的时间越久,想要找回状态的挑战性也就越大。”  在保罗·安纳科内的执教履历表上,桑普拉斯和费德勒是最醒目的两个名字。他曾陪伴过职业生涯末期的桑普拉斯,当时后者只要一输球就会引发一轮退役猜想,一轮又一轮,外界总是乐此不疲。安纳科内与费德勒的合作则是在十年之前,当时费天王势头正盛。  在如何看待费德勒回归后状态的问题上,他觉得自己没法给出预测,“遇到了伟大的运动员,你的预测就要冒风险了。”  ATP250级的多哈公开赛,费德勒将这站比赛选为自己伤愈复出后的首战,想必也是有循序渐进找状态的考虑。而从首场比赛的情况来看,获胜的过程确实有些艰难:整场比赛耗时达到144分钟,对手埃文斯不仅拿下一盘,而且还两度将比赛拖入抢七。  不想往历史中去回顾,看看还在赛场上打拼的大满贯冠军获得者穆雷和瓦林卡,就能知道想要从一场大伤中挣脱而出的难度有多大了。  在曾长期执教过格拉芙的海因茨·冈萨特看来,费德勒想要王者归来,必须经受住一次次微小却容易动摇自信的打击。“一旦你在赛场上慢下来,那就是给了对手更大的回击优势。”手术前和手术后,一次冲刺回球的差距也许只是20厘米,听起来这好像只是小问题,但在赛场上却可能引发大变数。  恢复难度大 肌肉萎缩只能慢慢来  就像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费德勒的纪录会摇摇欲坠一样,他的第二段高峰期也曾让人无比意外。在把2016年下半年都用于膝伤治疗后,费德勒将2017年的澳网与温网揽入怀中,就此开启第二段职业高峰。与之相比,如今他想要卷土重来,难度却是更高了。  这两日,“肌肉萎缩”成了费德勒身上的关键词。“在第一次手术之后,我相信自己还是顶尖运动员,可是在第二次手术后,看到肌肉萎缩得那么快,太惊人了,我感到害怕。”费德勒承认,虽然没想过要退役,但第二次手术确实给他的身体和心理造成了负担。  皮埃尔·帕格尼尼,他是与费德勒长期合作的体能师,四年前就是他协助费天王完成了身体恢复的挑战。“当时他的肌肉还是原来的状态,这次的问题是,他的肌肉出现了相当程度的萎缩。”“当中隔了很长的时间,当我们重新做恢复时,肌肉完全是另一种状态了,出现了严重不均衡的情况。”  帕格尼尼透露,费德勒在去年10月初才进入到最低程度的训练中,因为恢复需要时间,所以他才不得不放弃上个月的澳网。“为了复出,他完成了难以想象的训练量。他也知道,这次的回归之路得坚持得更久,他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。”  未来5个月很紧要 目标温网和奥运  是否可以期待一位39岁又11个月的大满贯男单冠军?在不少网球专业人士看来,预计于6月底开幕的温网,它将是费德勒去冲击大满贯第21冠的最好机会。  目前,费德勒、纳达尔、德约科维奇三人的大满贯男单冠军数据是“20-20-18”。就像很多人相信纳达尔能在今年法网后创造“21冠”纪录一样,温网被认为是费德勒再度自我证明的最好机会。从2003年至今,他在那片草地赛场上获得了八个冠军和四个亚军,是名副其实的草地王者。  三年前,低谷期时的费德勒曾感慨,“随着时间流逝,我离夺冠热门越来越远,因为一位36岁的球员不应该成为夺冠热门。”但是,由于他是已经完成过“不可能”的费德勒,所以人们仍会对今年夏天有所期待。  “膝盖手术让我不得不重新开始,接下来的三到五个月会很关键,我必须仔细观察膝盖的反应。”费德勒说。好消息是,在完成第二次手术的术后基本恢复后,他就再没有服用过止痛类药品。“希望等到温布尔登时,我能做回100%的自己,对我来说,那才是赛季真正的起点。”  除了温网,东京奥运会将是费德勒的另一个目标。2016年里约奥运会时,他原本是满心要参加的,结果膝伤搅局。“奥运会是我计划中的一部分,尽管我的主要目标还是温网。我希望能参加东京奥运会。”  此前,费德勒拥有一金一银两枚奥运奖牌。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,他与瓦林卡搭档赢得男双金牌,等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,他则收获男单银牌。  法网和温网 都在为了业绩拼  一定程度上,疫情背景让四大满贯赛的地位显得愈加卓然。大牌球星,他们可能为规避长途旅行中的风险而放弃一些普通赛事,却可以为了澳网而忍受长达两周的赛前隔离。逆境中的机会,必须要紧紧抓牢。作为本年度接下来的两项大满贯赛,法网和温网已经在摩拳擦掌地做准备了。  根据ATP与WTA早先公布的信息,今年法网办赛的窗口期为5月17日至6月6日(从中择取两周),温网的预计比赛档期则是6月28日至7月11日。尽管欧洲疫情未散,但就目前从这两项大满贯赛透出的信息来看,法网和温网不仅大概率可以如期办赛,而且都在为了开门办赛、为了让更多球迷能走入现场看比赛而努力。  新上任的法国网球联合会总经理阿梅莉·卡斯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他们今年的头等要务是要让法网如期举办(去年赛事被延期到9月底才开赛),并且票务工作将在未来几周内启动。不过,她同时也补充说明,今年第一批法网门票中的大部分将留给法国网球联合会的嘉宾们。  根据目前情况来预测,阿梅莉·卡斯塔认为法网单个比赛日的入场观众人数将被控制在2万人以内。上个月澳网,在允许观众入场的那几个比赛日里,单日观众人数被控制在2.5万至3万。  与法网不同,去年温网所遭遇的是被取消的命运。当然,由于全英俱乐部未雨绸缪,花费了“大概7位数”的资金用于购买包含流行病疫在内的赛事取消险,所以赛事取消并未造成财务冲击。今年,温网的目标跟法网一样,都是如期办赛和让观众可以入场观赛。  一位与全英俱乐部关系亲近的消息人士透露,今年温网的入场观众人数可能控制在2019年那届的25%。在前年温网的两周比赛时间里,有超过50万人次的球迷走入现场观赛,所以今年的“安全观众总数”可能就是12.5万。  将来网球怎么活?本月将有官方会议  疫情对国际网坛的影响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年,一些级别较低或者家底不够丰厚的赛事正瑟瑟发抖。职业网坛需要的不仅仅是群星簇拥的四大满贯,如何结合现实情况对赛程、对赛事内容及周边开发进行更有效的改革,这个问题已经摆在了ATP与WTA的台面上。  根据最新消息,在本月晚些时候,包括ATP、WTA在内的职业网球的多个核心代表方,将就这项运动的发展、管理和监督事宜进行会议讨论。而在早些时候,ATP、WTA、四大满贯赛的代表方和ITF(国际网球联合会)已经组建起了“T7工作组”,将在考虑简化赛程、重组商业活动、优化赞助和电视合作关系等方面出力。  ATP主席安德里亚·高登兹表示,他很高兴能参与并见证这个前所未有的过程。“我们不知道结果将是怎样的,但我们期待能去探索所有的可能性。一切都将在台面上进行。”在他看来,体育不仅仅是体育,而是应该将自身坐标放到整个娱乐产业中,“我们的竞争对手是奈飞,后者一年在内容上的投入达到200亿美元。”  安德里亚·高登兹认为,过去一年的疫情经历已经证明了职业网坛的创造性和可塑性。“我们已经证明了,我们可以灵活、快速地做出决定。”同时他还提到,过去的赛事开发过于依赖门票销售,如果想要走上正确的道路,就需要对此进行结构性的改革。“我想疫情只是加快了这一趋势。”  东方体育日报 记者 章丽倩